<menuitem id="ygqfw"><acronym id="ygqfw"></acronym></menuitem>

      1. <menuitem id="ygqfw"><acronym id="ygqfw"></acronym></menuitem>
        <tr id="ygqfw"><nobr id="ygqfw"><delect id="ygqfw"></delect></nobr></tr>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黨建好書
        絲路明珠,古道生輝
        發表時間:2023-03-28 來源:海南日報

          公元前139年,張騫奉漢武帝之命,由大漢帝都長安出發,率領一百多人出使西域,打通了漢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張騫先后兩次出使西域,被譽為偉大的外交家、探險家,是絲綢之路的開拓者。歷史學家范文瀾稱其“在中國史的重要性,絕不亞于美洲之發現在歐洲史上的重要”。關于西漢以后歷代經略經營西域的目的,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巫新華博士認為,首先是打擊削弱北方強大游牧政權;其次是使得中原政權“威德遍于四?!?;另外還有保持絲綢之路暢通“致四方異物”的強烈經濟、文化要求。

          某種程度上,中國古代只要是有聲有色、具有泛亞歐大陸影響力的王朝,無一不以經營西域為重。吐魯番是絲綢之路上一顆耀眼的明珠,是聞名遐邇的歷史重鎮,其輝煌可以上溯至漢唐。隨著歷史的變遷,一些曾經為東西方文化交流、為人類文明發展發揮過重要交通作用的吐魯番絲路古道已經湮沒于歷史塵埃中。1995年—1996年,巫新華較為系統地考察過吐魯番以及相關區域的古城、烽燧、戍堡、驛站等古代遺址、遺跡,并用車行、徒步、騎馬、騎驢等方式逐一考察了吐魯番地區溝通外部幾乎所有在地理方面可能成為交通通道的山谷、達坂、沙漠、戈壁,出版了專著《吐魯番唐代交通路線的考察與研究》。

          巫新華最新出版的《重走天山路》是其東天山吐魯番古道考察與研究的最新成果。本書包括“吐魯番盆地與天山”等六章,作者以西域歷史背景、絲綢之路的沙漠戈壁和天山腹地路線為地理依托,以著名歷史人物和重大歷史事件為主要線索,用探險考察的方法從厚重的歷史塵埃中發掘這些沉寂的絲路古道,揭開了作為東西方文化交流樞紐的吐魯番地區真實的歷史面貌,強調了西域十字路口重要的交通作用,再現了古代絲綢之路重要路段燦爛的文化與文明。

          本書討論的吐魯番地區交通所關涉的地理區域,以吐魯番盆地為主,同時還包括東天山以北毗鄰地區、哈密盆地、庫魯克塔格、焉耆盆地等地區。作者將實地考察資料和歷史文獻資料充分結合,對吐魯番地區的古城遺址、烽燧遺址、古道分布情況等進行了詳盡闡述。在第四章《與古道相關的遺址》中,作者談到吐魯番地區現在仍然保存有高昌古城遺址、七克臺古城遺址等大量的古代城堡、居住遺址和烽燧戍堡遺址。這些古城遺址的性質和準確的地理位置以及年代,對研究古代交通路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本書內含考古測繪圖、遺址遺跡圖、古代交通路線圖以及旅友探險實拍圖,圖像資料豐富,直觀地展現了吐魯番地區的古道變遷。

          作者指出,吐魯番的一切歷史文化成就,都源于它作為絲綢之路門戶重鎮的地位,都與吐魯番溝通天山南北、大漠東西的各條古代交通路線有著直接而密切的聯系。通過追溯吐魯番的壯美歷史,可以給游客歷史的真實感、親切感,仿佛置身于絲路古道,與古人同行。用探險旅游等特種旅游方式,開發這些失落已久的絲路古道,準確把握重要歷史人物的經歷、重大歷史事件的發展過程和對歷史的重大影響,十分重要。(作者:鄧勤)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成aⅴ人在线观看视频_成av人欧美大片_欧美 成 人 免费观看_一本大道香蕉中文在线_影音最新资源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大看焦在线看

              <menuitem id="ygqfw"><acronym id="ygqfw"></acronym></menuitem>

            1. <menuitem id="ygqfw"><acronym id="ygqfw"></acronym></menuitem>
              <tr id="ygqfw"><nobr id="ygqfw"><delect id="ygqfw"></delect></nobr></tr>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